欠債214萬只還3.2萬?八問浙江“類個人破產”

發布日期:2020-12-04 15:57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世界浙商網

12月3日上午,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發布《浙江法院個人債務集中清理(類個人破產)工作指引》(下稱“指引”)。 

該《指引》被稱為“兒童版浙江個人破產制度”——“兒童版”的意思,即未真正立法、真正成年——其宗旨是將“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與“不誠實”的債務人(“老賴”)予以區分,給前者以相對寬松的制度出路,同時對后者以強制執行。 

然而,外界一向對個人破產有爭議。在我國,“欠債還錢”“父債子還”的觀念根深蒂固。人們認為,破產就是敗家,意味著死亡和恥辱。擔憂對債務人的寬容和免責,更容易被“老賴”們利用,加劇個人破產的道德風險。 

作為最重要的市場經濟制度,破產制度是經濟運行與市場信用的基礎保障。個人破產制度長期缺失,使我國破產法被戲稱為“半部破產法”,無法真正解決債權問題,甚至會陷入“救得了企業卻救不了老板”的窘境。 

2019年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深化人民法院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的意見》中首次提出研究推動建立個人破產制度。 

2019年7月16日,國家發改委等13部門出臺《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明確要研究建立個人破產制度,重點解決企業破產產生的自然人連帶責任擔保債務問題。 

今年5月1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在《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中要求“健全破產制度,改革完善企業破產法律制度,推動個人破產立法”。 

今年8月26日,深圳市六屆人大常委會第四十四次會議正式通過了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這是我國首部個人破產地方立法。 

自2018年起,浙江由點到面積極穩妥開展個人破產工作探索。2019年8月12日,溫州平陽法院裁定受理蔡某個人債務集中清理一案。該案被稱為“全國首例個人破產案”。 

溫州某破產企業股東蔡某被判定需承擔214萬余元的企業債務連帶清償責任,后經調查,確認蔡某無力償還債務。經協調,債權人同意蔡某按1.5%的清償比例即3.2萬元清償債務。同時,蔡某作出此后6年內家庭年收入超過12萬元部分,將按50%比例支付全體債權人未受清償的債務等承諾。自清償3.2萬元之日起滿3年后,蔡某個人信用將恢復。 

截至2020年9月30日,浙江省共受理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237件,辦結147件;涉案債務總額共計2.027億元,共清償3350.349萬元,平均清償率為16.53%。 

《指引》如何對債務人實現“破產保護”?如何保障債權人權益?如何打擊惡意逃廢債?今天,《浙商》雜志采訪浙江省高院黨組成員、副院長徐建新,省高院民五庭負責人鞠海亭,省高院執行監督處處長方嘏風等。 


一問:為什么要開展個人債務集中清理? 

問:為什么要開展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工作? 

徐建新:破產法律制度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法律體系的一項基礎性制度,是市場經濟體系的一項基礎設施。開展個人債務清理(類個人破產)工作,有債務人“破產保護”功能,可以給“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一個脫離債務枷鎖、東山再起的出路。 

我前陣子走訪省人大代表,他們再次提出,有些企業家對企業借款進行擔保,因為銀行給企業發放貸款時要求企業家個人提供連帶擔保,一旦企業經營不善,他們將終生背負債務。所以,應給予“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一個出路。 

當然,在此同時,也要嚴防惡意逃債。總體來講,債務人可以區分為兩類,一類是“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應該給予一個區別于強制執行的相對寬容的制度出路;一類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的債務人,要堅決通過強制執行制度實現債權。 


二問:對債務人有何益處? 

問: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對債務人有何益處? 

鞠海亭:債務人為什么會逃廢債?一個重要原因是沒有個人破產制度。債務人也是理性的人,如果他只有500萬,但債務有1000萬,資不抵債。反正還不上,他只能當老賴。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后,他把500萬全部拿出來,再給幾年時間,他就可以重新上路、東山再起,這樣他就有可能積極配合債權人。 

對于誠信的債務人,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制度提供了四項激勵機制: 

一是只要債務人如實申報財產,就能免于上黑名單、拘留、罰款等強制執行措施。 

二是一次性解決所有債權債務糾紛。比如他欠30個人的錢,起訴、審判、執行、再審、二審……他得被折騰多少次?通過集中清償,可以一次性解決所有債權債務。最關鍵的是,他不需要東躲西藏。 

三是能讓債務人過上正常生活。只要他沒有逃廢債,五年的考驗期后,哪怕日后他再賺了錢,法院也不能強制執行。 

四是政府為個人集中債務清理的管理人提供費用,為債務人節約成本。 


三問:對債權人有何幫助?

問: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對債權人有何幫助? 

鞠海亭:對債權人也有三項保障—— 

一是摸清財產底數。由于法院案多人少,財產調查未必最為詳盡,會所、律所等專業管理人的引進,可多渠道調查債務人財產,最大可能摸清財產底數。 

二是債權實現的確定性。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能明確債務人到底欠了所有人、多少債,債權人可以知曉自己能得到多少比例的清償。 

三是增加信任度。第三方的引入是對法院的制約,有利于取得債權人對調查結果的信任。 


四問:對法院執行工作有何作用? 

問: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對法院工作有何作用? 

鞠海亭:在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特別突出,有些案件難以執行,越積越多,不堪重負,而且法院調查手段、精力都有限。管理人的引入,一方面更能得到債權人、債務人的認可,另一方面能解決長期未結案件的執行問題。 

方嘏風:我們的執行案件分兩類,一類是通過強制執行程序能全部實現或部分實現;另一類是被執行人缺乏履行能力、法院執行不能的案件,此類案件只能以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暫時告一段落,但這類案件,債權人是隨時可以申請恢復執行的。 

一名法院執行人員,在執行局工作十年左右,除了每年新收案件以外,身上背著的歷史欠債都在1000件以上,包袱越背越重。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能解決執行不能案例的出路問題。 


五問:為什么不叫“個人破產”指引,而要加“類”? 

問:為什么不叫“個人破產”指引,而叫“個人債務集中清理(類個人破產)”指引? 

鞠海亭:因為我國還沒有個人破產法,法院不能突破法律,所以這份《指引》不是個人破產立法。 

為什么叫“類個人破產”?因為它具有個人破產的制度功能。在我國強制執行制度中,已有零散的個人破產規定,如債務人的財產申報、失信黑名單進入、生活必需品豁免等,這些都是我國現有法律提供的具體規定。《指引》在這些規定基礎上,引進企業破產有關制度,如管理人制度、債權申報制度、公平清償制度等。現在唯一缺的就是依法免債。 

《指引》尚未經地方立法,僅是法院內部工作指引。下一步將提交省人大進行地方立法。 


六問:除“破產保護”外還有哪些功能? 

問:除了債務人“破產保護”功能外,個人債務集中清理還有哪些功能? 

徐建新:除了債務人“破產保護”功能外,還有三大功能。 

其一,債權人公平清償功能。破產程序是一個債權債務的集中清理程序,在“公平兼顧優先”的基礎上平衡保護債權人的利益,實現債權人的公平清償。 

其二,債權人教育和風險警示功能。市場經營總有風險,是否出借款項給債務人,風險的第一把控者在于債權人自己,首先債權人要有這樣的風險意識,就是債務人是有可能“破產”的,在出借款項的時候充分考慮、慎重把握。 

其三,促進市場體系健全運行功能,推動完善市場退出機制和社會誠信體系建立,提升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 


七問:面臨哪些困難? 

問:當前,個人債務集中清理面臨哪些困難? 

徐建新:一是法律制度供給不足。現在浙江法院開展這項工作,只能在現行法律框架內進行,雖然已經盡可能進行了一些探索、創新,但因缺乏法律制度支撐,個人破產中的核心制度,比如破產免責等,還只能取決于債權人的同意。 

一方面,因為所有金融債權的豁免要經銀行總行的同意,所以金融債權人在表決通過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方案時,通常會投反對票或棄權票。因此如何獲得金融債權人的支持是目前碰到的最大難點問題。  

另一方面,在債權人數多、債權種類復雜的案件中,由于表決規則要求所有債權人一致同意,個人債務清理方案很難獲得通過。在夫妻聯合清理的案件中,債權關系往往更為復雜,更容易陷入表決困境。 

二是打擊逃廢債需要規范和加強。在當前監督機制和法律框架下,債務人逃廢債的行為仍不能完全杜絕,導致債權人對債務人的誠信度持懷疑態度,甚至多有抵觸。尤其在債務清理方案通過后,對債務人后續行為考察期的監督機制能否到位、監督措施是否有效,債權人對此還會有比較大的疑慮。實際上,我們在制度設計上很關注打擊逃廢債,債務人若利用此項制度進行逃廢債,將被追究刑事責任。 

三是社會信用體系對當事人的約束需要強化。一方面,債權人與債務人對這項工作的知曉度、配合意愿不高。對于債權人來說,當個人債務清理機制并不能帶來更多、更直接的利益時,不愿放棄權利也是本性使然。從債務人角度看,部分債務人不了解個人債務清理機制的好處,同時,債務人或多或少存在失信問題,甚至存在逃避債務清償的行為。 

另外,對于進入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程序的“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適度“松綁”,也面臨著一些強制執行制度中的規則障礙,比如對于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被執行人,按照規定必須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和限制高消費,等等。 


八問:下一步會怎樣推進? 

問:下一步會怎樣推進這項工作? 

徐建新:下一步,針對工作實踐中出現的問題,全省法院會迎難而上,為化解個人債務危機、優化營商環境提供更加強有力的司法保障。 

一是穩妥有序在全省推進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工作,在人民法院內部尤其是要加強執行部門與破產審判部門在人員、財產申報、查控、處置等方面的銜接配合。這次我們發布的《工作指引》就是對全省法院的直接有力指導。 

二是推動配套制度的完善,通過府院聯動機制平臺,探索發揮政府相關部門在個人債務集中清理中的公共服務職能作用,如公職管理人、專項資金、財產信息查詢、信用聯合懲戒,等等。 

三是積極推動個人破產的地方立法。 

無論如何,浙江法院的實踐只是剛剛開始的探索。個人破產制度的建立、運行需要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關注、實踐和推動。 


外界評論:    

吳邦東 溫州莊吉服飾有限公司總經理 

看到這份指引后我很激動,感謝浙江省高院為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的健康發展注入法律資源,讓企業家重新創業有了精神支撐,對我們來說,失敗了,還有翻身的機會。這對浙江民營經濟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近年來,許多企業主因創業失敗、公司破產、股東連帶擔保,引發個人失信,迫切需要再創業、再工作。這份《指引》基本滿足了這些需求,在浙商群體中引起很大反響。昨晚、今晨就有多位朋友打電話與我討論這份文件和后續的實施。 

我認為最要緊的是第14條中對乘坐交通工具的規定,明確了考察期間債務人可以坐飛機經濟艙和動車二等座。這點非常重要,對再創業、再工作的債務人而言,異地商務活動是頻繁和必要的,若沒有這一條,債務人只能呆在原地,哪里也去不了。 

另外,第24條規定,企業破產案件中,將實際控制人、股東等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工作一并納入的,由破產案件管理人擔任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工作的管理人。《指引》要求把個人“破產”和公司破產合并清理,對債務人非常重要,也可以節約司法資源。 

我期待《指引》能夠順利實施,給失敗的企業主再創業的機會,給浙江經濟進一步健康發展提供法律支撐。 

任一民 浙江省破產管理人協會會長、京衡律師事務所管理合伙人 

昨天《指引》一公布,全國各界人士紛紛轉發評議,各管理人機構也都立即開始組織團隊成員進行學習。可以說在浙江甚至全國,這份指引都引起了“破圈”重大的反響。 

《指引》起草過程中,省管理人協會從管理人角度向浙江高院提出了建議,所以當《指引》正式出臺之時,激動之余更多的是任重道遠之感,如何在實踐中落實符合浙江特色的個人債務清理制度,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指引》能夠很好地解決實踐中存在的諸多問題,比如在實踐中,企業主為企業融資提供連帶責任擔保是比較常見的,而一旦企業走向危機,企業或可通過《企業破產法》等制度實現重整,但是自然人卻始終沒有路徑走出高額負債的困境。所以該《指引》的出臺或可幫助 “誠實而不幸”的債務人重獲新生。 


石一峰 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破產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高院、實務界、學界等共同探索的浙江版個人債務集中清理(類個人破產)工作指引終于出臺了,這體現了浙江法院尤其是高院的能力,也反映了浙江破產實踐的鮮活性。 

《指引》將有助于解決大量個人債務問題,尤其是執行中的復雜問題,并與浙江省的經濟發展格局相關聯——大量民營經濟的存在,需要通過個人債務清理釋放民營經濟背后的個人的再生和重新起步。 

這份文件里,有幾處我特別贊賞: 

一是《指引》的名稱,“個人債務集中清理(類個人破產)”。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與個人破產之間還是有差異的,在當下中國背景下,逐步推進和探索個人破產,而不是急于個人破產立法,需要通過實踐和學術討論來完善,體現了法院的科學精神。 

二是府院聯動,積極推動政府相關部門在財產登記、公職管理人、專項資金、信用體系建設等方面優化個人破產的制度環境。該基本原則上,財產登記是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及個人破產得以順利進行的前提,公職管理人與專項資金是工作推進的基礎,信用體系建設是個人破產后是否得以再生的關鍵。 

三是管理人應當及時完成債務人財產狀況調查報告,并對生活必需品(豁免財產)清單提出意見,財產狀況調查報告提交債權人會議審查。生活必需品(豁免財產)的提出對于個人的生存保障有積極意義。 

希望《指引》的出臺能真正解決個人債務問題,為浙江省經濟良性循環提供助益。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票平台银行卡怎么解绑 陕西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北京11选五开奖详情 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 开心棋牌炸金花作弊器 三张牌真人游戏炸金花 下载吉林市麻将 捕鸟达人小游戏 秒速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真准网江苏快三 澳洲快乐8官方开奖 七星彩千万位专家杀号 腾讯广东麻将1.5.1开挂 闲来陕西麻将安卓版 贵州亦乐捉鸡麻将下 腾讯分分彩开奖官网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