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距離“制造樞紐”有多遠?

發布日期:2020-12-11 11:12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編者按

“十四五”的新征程即將啟幕。新發展格局下的全新征程中,浙江應該如何找準發展的新方位?

浙江作為制造大省、外貿大省、市場大省,在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大背景下,打造產業鏈供應鏈暢通的制造樞紐,成為新時期浙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戰略關鍵。

日前,浙江省委黨校2020秋季中青一班學員、浙江省委辦公廳接待秘書處處長肖高,在深入調研分析的基礎上,形成《加快打造“兩鏈”暢通的制造樞紐》調研報告,為浙江打造產業鏈供應鏈暢通的制造樞紐建言獻策。

以下為調研報告全文。


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是新形勢下中國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的戰略舉措,為浙江省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新機遇。

近期,浙江省委十四屆八次全會提出,要打造國內大循環的戰略支點、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戰略樞紐。加快打造產業鏈供應鏈“兩鏈”暢通的制造樞紐,是浙江在省域層面率先完善和暢通雙循環、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必由之路。


什么是“制造樞紐”?

當前,制造業已經成為新一輪國家競爭和大國博弈的“競技場”。制造業是衡量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標志, 是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在新發展格局中,制造業特別是先進制造業具有樞紐地位。

對制造樞紐的理解,從全產業鏈角度考察,它在全球范圍內具備較大的產業配套規模、較強的全球布局以及全產業鏈上下游的整合和協同。同時,從產品研發設計、生產到最終產品,以及供應商全生命周期管理體系和產品售后的客戶服務等,形成了一個全產業鏈的閉環體系。

從現代產業體系考察,它具備雄厚的產業基礎能力,并通過供應鏈推動產業基礎向高級化發展,同時,實現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現代化。

它是價值鏈的關鍵環節,是供應鏈的主要支撐,是創新鏈的核心支點,是各種要素的綜合集成。

作為現代產業體系的“骨架”和“脈絡”,產業鏈、供應鏈是全球產業從產品間分工深入到產品內分工的結果。

產業鏈是一個包含研發設計、原料、生產、物流、消費在內的完整鏈條,涵蓋產品生產或服務提供的全過程,是產業組織、生產過程和價值實現的統一。

供應鏈是從原料采購到中間產品、最終產品,再由銷售網絡把產品送到消費者手中的網鏈狀結構,以原材料、半成品及產成品等物流為主要載體,由原料供應商、制造商、分銷商、零售商構成,它是產業鏈物流的動態實現。

制造樞紐連接著供需兩端,“兩鏈”暢通是打造制造樞紐的內在要求。通過創新驅動轉型升級、內需挖潛等舉措,解決產業鏈、供應鏈面臨收縮、阻隔、切斷、延滯等問題。

在供給端,通過推進科技創新,在關鍵核心技術上逐步實現國產替代,推動產業從下游逐漸向中上游發展,實現價值鏈從低端向高端轉型。

在需求端,加快釋放消費潛力,改革完善收入分配、社會保障和城鄉區域協同發展體系,利用新技術、新模式鼓勵和激發新型消費。

打造“兩鏈”暢通的制造樞紐,是實現數字賦能現代化先行的必然途徑,科技創新現代化先行的重要載體,產業體系現代化先行的根本要求,是浙江聚焦聚力高質量、競爭力、現代化的戰略舉措。


浙江的優勢和短板 

浙江是全球價值鏈分工的重要參與者,在產業鏈和供應鏈中具有較高的地位。經過多年的發展,形成了較好的產業競爭優勢。

從產業集群看——

浙江正在打造數字安防、汽車及零部件、綠色石化、現代紡織四大萬億級制造業集群,年產值超100億元產業集群200多個、超1000億元14個,其中在國內市場占有率超過30%的制造業集群有70多個。

從制造企業看—— 

全省有制造業企業55萬家,制造業上市公司數量居全國第二。2020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我省97家制造業企業上榜。產業數字化率居全國第一,上云企業累計超過35萬家。

從全球化布局看—— 

制造業龍頭企業積極參與全球化競爭,通過利用境外資源、先進技術、市場渠道,不斷推動產業鏈向價值鏈高端延伸,海外投資大項目主要集中在美德日意等發達國家的汽車、醫藥、航空等領域。

從營商環境看—— 

近年來,浙江深化投資審批制度改革,推廣“標準地+承諾制”,實施“放水養魚”行動,暢通惠企政策“最后一公里”等,營造最佳營商環境,我省在省級行政區營商環境便利度位居前列。

但是,我們應該看到,我省制造業在自主創新能力、資源利用效率、產業結構水平、信息化程度、質量效益等方面和發達國家還有差距,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不高,存在著不少堵點、痛點。

具體表現為—— 

產業基礎能力不強。工業“四基”多數處于價值鏈中低端,核心基礎零部件設計與基礎工業制造軟件不強,先進制造工藝應用不足,關鍵基礎材料缺乏。多數企業缺乏對產業鏈關鍵環節的核心技術掌控,存在“卡脖子”現象。

產業創新能力不夠。浙江研發投入偏低,2019年全社會R&D經費支出占GDP比重為2.62%,低于廣東、江蘇。規模以上企業國內技術經費支出約為廣東的32%、山東的57%。

產業鏈上下游協同不足。傳統產業集群的同質化問題突出,存在無序競爭、行業資源錯配、產能過剩等情況。產業鏈上下游協同創新不夠。

比如,浙江有近1萬家汽車零部件企業,大部分零部件企業產品服務于汽車后市場,與省內整車企業配套的零部件企業較少。

制造業與服務業融合程度不高。比如,浙江時尚產業制造業較為發達,但是融合“制造、品牌、設計、文化、時尚”等因素的跨界產業發展滯后,缺乏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品牌營銷展會等業態,適應線上線下的供應鏈體系建設也不完善。

產業鏈存在斷鏈、降級和轉移風險。全球疫情對產業鏈、供應鏈帶來嚴峻挑戰,浙江重點產業鏈存在較多斷鏈斷供風險產品。

發達國家管制高新技術出口、回流高端制造業,浙江可能面臨替代產品數量不足、質量參差不齊的狀態,從長期看可能導致產業鏈降級、轉移風險。


     “制造樞紐”怎么建? 

打造“兩鏈”暢通的制造樞紐,就是要扎實推進制造業產業基礎再造和產業鏈提升工程,實現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供應鏈水平的現代化,加快構建安全、自主、可控的產業鏈供應鏈體系和現代化經濟體系,加快建設全球先進制造業基地。

重構產業鏈供應鏈競爭新優勢—— 

夯實制造業基礎固鏈壯鏈。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和產業鏈提升工程,聚焦聚力三大科創高地,打造全域創新體系,建設全球創新策源地,迭代實施省重大科技攻關專項。

加快建設項目儲備庫,合力攻關“卡脖子”技術,掌握“殺手锏”關鍵核心技術。對必須進口的核心零部件、工業基礎軟件等建立多源可供體系。

聚焦優勢產業鏈建鏈興鏈。在全球化分工協作中集中力量打造具有浙江辨識度的十大標志性產業鏈,形成與全球先進制造業基地相匹配的產業鏈體系和現代產業體系。加快建立“一條產業鏈、一個制造業創新中心、一批創新服務綜合體和產業技術研究院”的培育機制。

應用5G+工業互聯網暢鏈強鏈。深入實施數字經濟“一號工程2.0版”,加快建設5G、綠色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體系,推動“1+N”工業互聯網平臺體系建設。

加快工業大數據在研發設計、生產制造、企業經營等各環節的應用,強化產業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提升。

推動產業集群向產業鏈集群轉變—— 

加快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群。對標國際先進水平,重點培育數字安防、汽車及零部件、綠色石化、現代紡織等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加快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戰略性支柱產業群。

堅持提升產業鏈、穩定供應鏈與做強產業集群互促共進,培育一批擁有較強競爭力創新力的“新星”產業集群。

推進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實施傳統產業改造提升2.0,加快塊狀經濟改造提升,分行業打造特色優勢制造業集群。

以智能化改造為抓手,運用先進技術升級傳統產業,加快機器換人,大力推進制造過程、裝備、產品智能化升級。淘汰落后產能,破解資源要素產出不高問題。

強化產業鏈的集群優勢。在集群內部,加快5G技術在制造業領域的應用,建設產業鏈數字化平臺,打造工業互聯網創新生態,促進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縱向聯動,增強產業鏈韌性。

在集群之間,著力提升快速響應、敏捷柔性的供應鏈,增強優勢企業對供應鏈的主導力和管控力,形成供應鏈橫向協同體系。

增強“鏈主型”企業產業鏈控制力—— 

合力打造產業鏈“鏈主型”企業。深入實施“雄鷹行動”“鳳凰行動”,鼓勵企業股改上市、產業并購,整合技術、人才、品牌等核心資源,支持制造企業發展壯大。

培育壯大一批掌握核心技術的龍頭企業,建設立足國內、面向全球的“鏈主型”企業,增強產業鏈供應鏈控制力。

培育專精特新“小巨人”和“隱形冠軍”。以“鏈主型”企業為龍頭,在供應鏈管理上下功夫,運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技術為產業鏈供應鏈賦能。

積極開展“雛鷹行動”,培育和壯大一批處于產業鏈核心環節的“專精特新”“隱形冠軍”“單打冠軍”,打造一批浙江制造“百年老店”。

大力提升產業配套能力。支持本土龍頭企業搭建產業鏈聯盟,組建上下游共同體,推動大中小企業、內外貿配套協作及安全備份建設。

積極打造“頭部企業+中小微企業”協同創新生態圈。支持“鏈主型”企業跨國收購兼并,深度嵌入全球創新網絡,吸引國外企業融入本土產業鏈體系。

大力發展融合型新制造新模式—— 

打造“智能+協同制造”新模式。以人工智能技術主導,打造協同制造新模式,促進生產、質量控制和運營管理系統全面互聯,在降本增效的同時加強產業鏈供應鏈的協同。

推廣新型精益制造,拓展網絡化協同制造、共享制造、個性化訂單式制造等模式,推行全鏈條數字化智能化。

打造“智能+服務制造”新模式。利用大數據智能化技術,引導企業優化終端及后端資源,重點優化終端及后端資源,拓展產品全周期管理服務,推動生產型制造向服務型制造轉型。

加快發展高端生產性服務業,在提升軟件與信息服務、金融服務等基礎上,加快發展科技服務、數字貿易、商務服務等重點行業。

打造“智能+綠色制造”新模式。發展綠色制造,構建以綠色工廠、綠色園區、綠色產品和綠色制造先行區為重點的綠色制造體系。

利用智能技術重塑生產制造流程,加強綠色供應鏈管理,通過供應鏈全生命周期的環境管理,提升供應鏈競爭力。

以全產業鏈思維優化營商環境—— 

營造良好的制度環境。加快數字化改革,探索打造基于大數據的“企業碼”“服務碼”,提高政府數字化服務水平,深化服務企業工作。

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激發企業創新活力。

健全“鏈長制”工作機制,切實發揮“鏈長”的關鍵作用,抓好建鏈補鏈強鏈延鏈工作。

創新產業鏈招商方式。聚焦標志性產業鏈,繪制產業鏈精準招商圖,建立產業鏈補鏈延鏈項目庫,精準對接央企、跨國企業,強化靶向招引、精準招商。

發揮制造業龍頭企業作用,引進一批引領性、替代性、補缺性重大項目及專精尖配套項目。

加快制造業人才培養和集聚。實施新時代工匠培育工程,構建職業培訓教育體系,推進“金藍領”職業技能提升行動、技工教育提質增量計劃,打造與全球先進制造業基地相匹配的高技能人才集聚地。

支持制造業龍頭企業與職業院校、高等院校、科研機構、行業協會等共建產教聯盟,開展產業急需人才定制化培養。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票平台银行卡怎么解绑 单机四川麻将血战免 青海11选五规则 2011092期深圳风采 冠通棋牌下载 网络捕鱼游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快3个位走势图 四川金7乐遗漏果查询 游戏挂机赚钱一小时5块 徐州麻将 09公牛vs凯尔特人 青海快三出号规律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玩法 福彩中心Fc开机号 宁夏闲来麻将有挂吗 一起温州麻将官方网站